2008年2月初
    離開了
Karridale,我來到了Cowaramup,遇上了一個人人都十項全能的神奇家庭。女主人Ute和男主人Stefan來自德國Bayern一帶。兩人在二十多年前移民到澳洲,在這個與國家公園只有一條馬路之隔的臨海土地上親手打造了一棟極富創意、藝術、獨特又充滿驚喜的房子。

    在又大又寛敞的木造陽台上,可以看見永遠那麼藍的印度洋;陽台屋頂上垂下來的四條繩子連接在木板的四角,就成了搖搖晃晃的吊桌;陽台的邊緣擺了一座浴缸,讓你在星空下泡澡。不過,就算你想要保有隠私把自己鎖在小小的浴室裡洗澡也不太可能,因為這棟房子唯一的一間浴室也在室外。雖然有漂亮的石頭牆,不過卻没有門、没有浴簾。想必在冬天這家人不會在浴室裡待太久。

    他們的土地雖大,不過並不是個農場。Stefan是獸醫,常到附近的農場上替生病的牛或馬看病。但除此之外,他也獨自一人造了一間相當寛敞的倉庫。而Ute不僅是個全職、也是個全能的家庭主婦。她不僅一手包辦家事和照顧小孩,還可以打理菜園、畫畫、整修房子、鋪瓷磚、砌水泥、漆油漆,這裡的室外浴室也是她自己一人蓋好的。他們的兩個兒子也和他們一樣,能切木板混水泥開tractor。說到底,他們也只是普通人而已。有工作要做、有書要讀、有工要打,究竟是什麼原因,他們的生活如此的與眾不同,讓我感到相當慚愧。

    在和他們渡過的兩個多禮拜內,Ute正在整修一間小木屋,讓兒子和女朋友可以搬進去住。其實也不是什麼大工程,不過就是整間房子重新油漆、廁所重鋪瓷磚、四周釘上新的木板、砌一片石牆、然後再重造一片花園,如此而已。

    從來没漆過油漆的我,馬上就愛上這個工作。油漆就像畫畫一樣,只不過畫筆大了一些,畫布也成了180度。為了漆天花板,爬梯子是免不了的。原本以為我已經克服了高度恐懼症,不過一站到最後幾階,煞時間意識到自己和腳下地板的距離,發覺自己竟然從來没有真正爬過梯子,更別說要一直站在上面工作。想到這裡,一度感到頭暈目眩。雖然我不斷的把漆滴到地板上、或衣服上、或任何不該有油漆的地方,但到了最後,我還是非常享受整個過程。

    每天從早上漆到下午,有音樂可以聽,窗外有海景可以欣賞,累的時候還有兩隻狗互相咬來咬去的劇碼可以欣賞,我還可以再多要求什麼呢?
創作者介紹

喂喂喂 我是金磊

kuroshio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