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中
   
這裡的工作雖然不多,但也不會特別輕鬆。幾乎樣樣都要用到蠻力,這也是我為何如此佩服
Carrie,這裡目前唯一的一位職員。她和我一樣大,非常的纖細,力氣卻奇大無比。不論是徒手搬運豬隻、剷又重又黏又溼答答的豬飼料、轉水龍頭開關(我就轉不開)、發動四輪驅動摩托車(簡直是惡夢,我試到指關指都擦破了還發不動)或是處理動物屍體,她都能做得又快又好。她真的,只能說,另人敬佩。我試著幫忙,然而我的力氣不夠大、動作不夠粗魯、效率不夠高。然而,我脆弱的手上竟然佈滿裂開的傷口、又硬又粗糙的繭、身上到處是瘀青和擦傷。而她竟然還常常穿著短袖和小熱褲工作,真的很強。

    她也很好心的帶我回家過週末,帶我參觀他們的迷你農場,還讓我騎著她的馬過一過癮。似乎她還比較像是WWOOFing Host

    既然是照顧動物,那麼動物們的大小事你都要義務要管,生老病死你都要面對。

    來到這裡的第一天,我就很幸運的目睹小豬的誔生、以及死亡。有些活不下來的小豬甚至被其他的母豬啃得只剩下一顆頭。生和死,在我面前活生生的上演。

    第二天,一隻上了年紀的羊被狐狸在屁股上咬了一個大洞。我眼睜睜看著那血淋淋的傷口,又眼睜睜看著Carrie戴上手套,悶死這隻不幸的羊(後來才知道其實最快也最仁慈的方法,是扭斷牠的脖子或使用獵槍)。這還没完,接著我們還得把這隻羊搬到拖車上,送到位於農場邊緣的大樹下。我抓著羊的兩隻前腳,看著牠長長的脖子拖過地(從來没注意過一隻羊的脖子怎麼那麼長),再掙扎著把牠搬上車,而那没有生命的脖子,則軟軟的垂在邊緣。

    第三天,是一隻受傷的小豬。由於不太清楚牠到底傷在哪裡,除了把牠分隔開來多加注意之外,我們也不能多做什麼。到最後,小豬還是死掉了。我撫過牠冰冷僵便的屍體,心裡真的感到有些害怕。

    過了幾天,又有動物死掉了,這次是一隻成年的母豬。問題是,一隻兩三百公斤的成豬,兩個女生根本搬不動。於是,我們只好用一條繩子綁住牠的腳,讓牠被我們拖著跑。我坐在摩托車上,一路看著牠被拖過顛頗的路面,冰冷的皮膚都被磨了,真是一場很没有尊嚴的喪禮。到了大樹下的墳場,前幾天的動物屍體已經開始腐化。小豬還算完整,只有眼窩很明顯的成了一個空洞;原本就有一個大傷口的羊就不怎麼好看了,體內器官曝露了出來,散發出難以忍受的腐臭。我真的希望,接下來的幾天動物們都能活得好好的。

    然而,死亡對於一個動物農場來說,似乎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一個養豬場要繼續經營下去,就要用豬仔們的生命來交換。Carrie不定時的會送小豬們到屠仔場去,而聰明的小豬似乎總是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每次都没命的逃、拼命的叫。親眼看著幾天前還被關在籠子裡發抖的小豬,變成眼前裝在紙箱裡的冷凍聖誔烤全豬。不知道懀子手們是否都吃齋信佛。

創作者介紹

喂喂喂 我是金磊

kuroshio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