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潮的尾巴

    没有錯,我還活得好好的。没有斷手斷腳,没有生病感冒,也没有天天跟澳洲人喝醉發酒瘋。事實上,我的酒量還是一樣差。冷落了更新日記一陣子,没有別的原因,純粹只是因為我太懶惰了而已。五個月來,發生了好多好多事。現在,對於周遭的一切,也都慢慢的習慣了。倒是常常想起你們,想著不知道你們現在在做些什麼。不論如何,希望你們也一切順利。
2007年11月初
    早就聽說農場的工作非常辛苦,但想到可以到澳洲的小鎮上、樹林中、小溪旁、在田裡流汗、耕作,簡直太夢幻了。於是,我打從一開始就想先做WWOOFing (Willing Workers on Organic Farm 以每天的工作交換在農場上的免費食宿和體驗澳洲在地生活的機會)。雖然有些人不懂為什麼要到農場做白工,但我就是想去。

    我選擇了Balingup,一個位於Perth南方兩百多公里的小鎮,人口僅四百多人,但卻有許多各種特色商家聚集在僅約兩百公尺的Main Street上。然而,它還是免不了像澳洲大部份的城鎮一樣,一過了下午四點就成了空盪盪的死城。

    農場的名字是Bossy Boots Organic Farm。有機農場,顧名思義當然就是不使用化學藥劑。從肥料、土壤、水、工具、運輸都要經過檢驗合格。主人TomLeonie以及Tom的媽媽Roz都是和善、熱心、很有其想法的人。

    第一天晚上相當美好。Tom不厭其煩的陪我聊天,談論澳洲歷史、中國歷史、還有澳洲的原住民問題。我愛死了這些話題。但第二天早上,真正的工作就開始了。

    照理說,所有的步驟都很簡單。只要把小黃瓜苗放進機器裡,聰明的機器就會自動幫你把幼苗種進土裡。當然事後得檢查土壤有没有蓋過幼苗的根、種下去的幼苗健不健康、一排整齊的小黃瓜苗中間有没有漏種的空隙。然而我們卻搞砸了。因為動作太慢、没有馬上檢查、太陽太大,小黃瓜們全都快被曬死了。Tom非常的火大,告訴我們他在做生意,而我們要是想賺錢的話,就得先幫他賺錢。

    那一瞬間,我明白了一切並不是我想像中那樣單純、美好。這不是什麼讓逃離城市喧囂的渡假天堂、或是隱士的山居小屋,這是一間要賺錢養家的農場。

    我被迫馬上轉換心態。Tom是老闆,我是新進員工,而一同工作的小男生Danny不知不覺就成了競爭者。我並不喜歡這樣的轉換,但很自然的,我的心態變了,感受也變了。

    Farming真的没有那麼輕鬆。所謂的除草,就是你要拿著工具,站在大太陽底下,蒼蠅滿臉爬,而雜草多到真正的作物根本就消失不見蹤影,你卻必需快、狠、準的除掉雜草而不是作物。所謂的植苗,就是要把手挖進土裡,雖然這些泥土又乾又硬,深入你的指甲縫裡,洗都洗不乾淨,還讓你的手又乾又痛,你還是一樣要快、狠、準的把小幼苗在太陽太大以前種進土裡。施肥就是提一桶又重又臭的雞糞,抓一大把丟在作物旁邊,請注意是旁邊,而不是上面,否則脆弱的作物們會被肥料和太陽燒死。澆水是在又悶又熱的溫室裡,踩著滿地的泥巴,拖著又長又泥濘的水管,拿著有點重又很難開的蓮蓬頭,水不能太多、不能太少,動作不能太快、也不能太慢。

    因為和錢扯上了關係,人們靠它養家糊口,農場的主人相當的講求效率、確實和效益。所有的動作都要快、快、快。不能浪費時間,否則就是在浪費陽光,浪費水,浪費金錢。每一個動作都要符合經濟效益,不可以浪費幼苗,因為它們是花錢買來的;要好好的澆水,否則槙物死掉了,就没有錢賺;種下的幼苗和幼苗之間的空隙不能太大,浪費空間就是浪費錢。錢、錢、錢。一切都是生意。所以為了賺錢,你必須拼命埋頭苦幹的做。你没有時間聊天、欣賞風景、發發呆。你要專心一致的工作,同時邊做邊想,怎麼樣才能做得更快更好。再重的水你也得提,再乾的土你也得挖,再泥濘的路你也得走。你不可能身上没有泥巴,鞋子裡没有沙子,背上没有一片溼汗的結束一天的工作。

    從來没有真正工作過的我,開始了解,工作就是這樣,當一切成了你的工作,牽扯上金錢,似乎什麼都不再有趣,而我真的不喜歡這樣。還好我是WWOOFer,主人對我還不至於太嚴厲,要是我是個領薪水的雇員,不知道我還待不待得下去。

創作者介紹

喂喂喂 我是金磊

kuroshio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emo
  • 終於看到妳啦

    鬆了好大一口氣...

    差點以為被綁了咧~ 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