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潮的尾巴

目前日期文章:20080510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Ute總是喜歡帶著她的兩隻狗一起到工地跟我們一起工作。年輕的Pepper總是很興奮,就算不坐車她也會跟在我們後面跑。她跑得又快又優美,就像一隻獵豹一樣,又躍又瞪,漂亮極了。

    另一隻上了年紀的老狗Mukel,就没那麼又活力了。她總是從一張沙發到另一顆枕頭,提不起勁的到處晃來晃去。每次帶她到工地,幾分鐘没注意,她就會自己又再慢慢的走回家,回到她的枕頭身邊。只有在吃飯時間她才會精神抖擻的坐在你旁邊,兩眼巴望著你盤子的食物,發出嗚嗚的哀求聲,等著你放棄掙扎後的施捨。

    結束一天的工作後,跳進又涼又藍的dam裡,繞著立在中央的島游個三圈。當然也不要忘了帶著Pepper一起。這隻奇怪的狗,平常没事的時候不見人影,但在你要去游泳的時候,一定會出現在你面前,蹦蹦跳跳的跟著你一路到水池邊。然後,她會全神貫注的盯著你看,等你跳進水裡,濺起一大片水花的時候,再一整個朝你撲過來。她特別喜歡水花,你只要在水花濺起一咪咪的水花,不管多遠她都會朝你游過來,攻擊那些飛舞在空中的水花。她會整隻狗跳起來,張大嘴巴朝水花大口大口的咬。其實還蠻可怕的,當你浮在踩不到底的水裡,看著一隻大狗朝你又跳又咬的,我每次都擔心自己就算没被她咬到也會被她活生生被她給溺死。更莫名其妙的是,這隻狗總是在咬了一大口水之後,再像被嗆到一樣的咳咳咳。真的很想問她,這樣是何必呢。

    除了兩隻南轅北轍的狗,他們還有一隻極富個性的貓Willi。這隻高齡的老貓,在過去15年來從來不靠人餵食,他總是自己到他們廣大的土地上抓野兔填飽肚子。有時候,他還會幫老狗Muckel抓一隻,丟在她腳邊,又再度出發獵他自己的晚餐。就跟他的主人們一樣,他也是一隻特特異獨行的貓。

kuroshio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08年2月初
    離開了
Karridale,我來到了Cowaramup,遇上了一個人人都十項全能的神奇家庭。女主人Ute和男主人Stefan來自德國Bayern一帶。兩人在二十多年前移民到澳洲,在這個與國家公園只有一條馬路之隔的臨海土地上親手打造了一棟極富創意、藝術、獨特又充滿驚喜的房子。

    在又大又寛敞的木造陽台上,可以看見永遠那麼藍的印度洋;陽台屋頂上垂下來的四條繩子連接在木板的四角,就成了搖搖晃晃的吊桌;陽台的邊緣擺了一座浴缸,讓你在星空下泡澡。不過,就算你想要保有隠私把自己鎖在小小的浴室裡洗澡也不太可能,因為這棟房子唯一的一間浴室也在室外。雖然有漂亮的石頭牆,不過卻没有門、没有浴簾。想必在冬天這家人不會在浴室裡待太久。

    他們的土地雖大,不過並不是個農場。Stefan是獸醫,常到附近的農場上替生病的牛或馬看病。但除此之外,他也獨自一人造了一間相當寛敞的倉庫。而Ute不僅是個全職、也是個全能的家庭主婦。她不僅一手包辦家事和照顧小孩,還可以打理菜園、畫畫、整修房子、鋪瓷磚、砌水泥、漆油漆,這裡的室外浴室也是她自己一人蓋好的。他們的兩個兒子也和他們一樣,能切木板混水泥開tractor。說到底,他們也只是普通人而已。有工作要做、有書要讀、有工要打,究竟是什麼原因,他們的生活如此的與眾不同,讓我感到相當慚愧。

kuroshio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08年1月中
離開Bossy Boots之後,我到了KarridaleRandom Valley Organic WinePeterSuzanne是兩位相當友善的老夫妻。Peter是退休的建築師,Suzanne則是在高中教文學的老師。最近他們還在自己的葡萄園裡新建了一間環保Cellar Door,牆壁裡疊滿了裝了水的酒瓶,原理是由於水的溫度較其他建材都來得不易改變,因此可保持屋內冬暖夏涼。屋子裡也裝了許多探測器監測電力的消耗,並換算成排放至大氣中二氧化碳的量,使他們對自己造成的污染量保持警覺。

    在這裡的生活每天都很規律,工作也比蔬菜田輕鬆好幾倍,只要站著拔幾片葉子就可以了。為了讓葡萄熟得漂亮,必須拔掉約一半左右的葉子,一來葡萄可照到陽光,又不至於被太陽曬傷,二來可幫助葡萄保持乾燥。不過,我凡事不做徹底就渾身不舒服的病又發作了。明明只要拔掉一半的葉子,卻被我全部拔光光。看到赤裸裸曝露在陽光下的葡萄,Peter都擔心得不斷提醒我不要拔那麼多、不要拔那麼多……

    
這樣的工作雖然輕鬆,但連續做了幾個小時下來,也夠叫人受不的了。拔完了一排還有另外一排,今天結束了明天還要繼續;日復一日,一成不變的工作叫人感到無聊。

kuroshio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