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潮的尾巴

目前日期文章:200805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泡一壺茶,然後放空

這是上週六到解說員家剪頭髮時遇到的,
是惠芳自己手刻的石頭,




正面看是這個樣子,我原本以為是菸灰缸,
看到惠芳在中間擺了蠟燭(有可能是酒精膏),然後點火,
才開始想這到底是什麼呢?


點了火的樣子,



然後惠芳問我要喝觀音奶茶還是普洱奶茶,
想都沒想我馬上就說普洱,
雖然媽媽說普洱有一股怪味ㄦ,
但我就是愛!

然後呢、我看到惠芳把水煮滾了,加入牛奶,加茶葉,
倒了兩杯茶的量之後,
她把剩餘的奶茶倒進小茶壺裡頭,
然後就把小茶壺放到了這個石頭做的東西上頭,




像這個樣子,

問題來了,大家覺得願意花多少錢買一個呢?


然後我們就開始聊天,邊吃地瓜、曉蕙姊的先生手做的麵包,
塗上法式芥子醬、另一片塗了甜甜的藍莓醬,

其實在剪頭髮前我就瓜分了惠芳的蘋果還有辮子起士,
因為我趕著出門,只喝了咖啡牛奶,
於是很不客氣的就分掉了惠芳的早餐,

被說是亂吃東西打發肚子的小丑魚,
想想我的確常常麵煮一煮加點紅毛苔而已,

於是今天跑去買了蘋果,還有一顆芭樂




這幾天的早餐,應該會均衡一些了吧!我想。

這是高雄燕巢來的芭樂,一顆十元,



據說前幾年燕巢的棗子多到被運到焚化爐燒掉,
想那時芭樂的處境應該也差不多,
嘖嘖、辛辛苦苦種出來的,竟然只能淪落到焚化爐燒掉,
實在是喔…

真是反了!

kuroshio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Ute總是喜歡帶著她的兩隻狗一起到工地跟我們一起工作。年輕的Pepper總是很興奮,就算不坐車她也會跟在我們後面跑。她跑得又快又優美,就像一隻獵豹一樣,又躍又瞪,漂亮極了。

    另一隻上了年紀的老狗Mukel,就没那麼又活力了。她總是從一張沙發到另一顆枕頭,提不起勁的到處晃來晃去。每次帶她到工地,幾分鐘没注意,她就會自己又再慢慢的走回家,回到她的枕頭身邊。只有在吃飯時間她才會精神抖擻的坐在你旁邊,兩眼巴望著你盤子的食物,發出嗚嗚的哀求聲,等著你放棄掙扎後的施捨。

    結束一天的工作後,跳進又涼又藍的dam裡,繞著立在中央的島游個三圈。當然也不要忘了帶著Pepper一起。這隻奇怪的狗,平常没事的時候不見人影,但在你要去游泳的時候,一定會出現在你面前,蹦蹦跳跳的跟著你一路到水池邊。然後,她會全神貫注的盯著你看,等你跳進水裡,濺起一大片水花的時候,再一整個朝你撲過來。她特別喜歡水花,你只要在水花濺起一咪咪的水花,不管多遠她都會朝你游過來,攻擊那些飛舞在空中的水花。她會整隻狗跳起來,張大嘴巴朝水花大口大口的咬。其實還蠻可怕的,當你浮在踩不到底的水裡,看著一隻大狗朝你又跳又咬的,我每次都擔心自己就算没被她咬到也會被她活生生被她給溺死。更莫名其妙的是,這隻狗總是在咬了一大口水之後,再像被嗆到一樣的咳咳咳。真的很想問她,這樣是何必呢。

    除了兩隻南轅北轍的狗,他們還有一隻極富個性的貓Willi。這隻高齡的老貓,在過去15年來從來不靠人餵食,他總是自己到他們廣大的土地上抓野兔填飽肚子。有時候,他還會幫老狗Muckel抓一隻,丟在她腳邊,又再度出發獵他自己的晚餐。就跟他的主人們一樣,他也是一隻特特異獨行的貓。

kuroshio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8年2月初
    離開了
Karridale,我來到了Cowaramup,遇上了一個人人都十項全能的神奇家庭。女主人Ute和男主人Stefan來自德國Bayern一帶。兩人在二十多年前移民到澳洲,在這個與國家公園只有一條馬路之隔的臨海土地上親手打造了一棟極富創意、藝術、獨特又充滿驚喜的房子。

    在又大又寛敞的木造陽台上,可以看見永遠那麼藍的印度洋;陽台屋頂上垂下來的四條繩子連接在木板的四角,就成了搖搖晃晃的吊桌;陽台的邊緣擺了一座浴缸,讓你在星空下泡澡。不過,就算你想要保有隠私把自己鎖在小小的浴室裡洗澡也不太可能,因為這棟房子唯一的一間浴室也在室外。雖然有漂亮的石頭牆,不過卻没有門、没有浴簾。想必在冬天這家人不會在浴室裡待太久。

    他們的土地雖大,不過並不是個農場。Stefan是獸醫,常到附近的農場上替生病的牛或馬看病。但除此之外,他也獨自一人造了一間相當寛敞的倉庫。而Ute不僅是個全職、也是個全能的家庭主婦。她不僅一手包辦家事和照顧小孩,還可以打理菜園、畫畫、整修房子、鋪瓷磚、砌水泥、漆油漆,這裡的室外浴室也是她自己一人蓋好的。他們的兩個兒子也和他們一樣,能切木板混水泥開tractor。說到底,他們也只是普通人而已。有工作要做、有書要讀、有工要打,究竟是什麼原因,他們的生活如此的與眾不同,讓我感到相當慚愧。

kuroshio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8年1月中
離開Bossy Boots之後,我到了KarridaleRandom Valley Organic WinePeterSuzanne是兩位相當友善的老夫妻。Peter是退休的建築師,Suzanne則是在高中教文學的老師。最近他們還在自己的葡萄園裡新建了一間環保Cellar Door,牆壁裡疊滿了裝了水的酒瓶,原理是由於水的溫度較其他建材都來得不易改變,因此可保持屋內冬暖夏涼。屋子裡也裝了許多探測器監測電力的消耗,並換算成排放至大氣中二氧化碳的量,使他們對自己造成的污染量保持警覺。

    在這裡的生活每天都很規律,工作也比蔬菜田輕鬆好幾倍,只要站著拔幾片葉子就可以了。為了讓葡萄熟得漂亮,必須拔掉約一半左右的葉子,一來葡萄可照到陽光,又不至於被太陽曬傷,二來可幫助葡萄保持乾燥。不過,我凡事不做徹底就渾身不舒服的病又發作了。明明只要拔掉一半的葉子,卻被我全部拔光光。看到赤裸裸曝露在陽光下的葡萄,Peter都擔心得不斷提醒我不要拔那麼多、不要拔那麼多……

    
這樣的工作雖然輕鬆,但連續做了幾個小時下來,也夠叫人受不的了。拔完了一排還有另外一排,今天結束了明天還要繼續;日復一日,一成不變的工作叫人感到無聊。

kuroshio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對於身在南半球的澳洲,聖誔節正好就在一年中最熱的時候。因此,澳洲人們過聖誔節的方法,不是一家人在白雪飄飄的夜裡窩在火爐邊吃高熱量的聖誔大餐,而是跑到海邊泡在冰涼涼的海水裡或在庭院裡烤BBQ

    TomLeonie很熱情的邀我和他們一起過聖誔,於是在離開Northam後,我又再次回到Balingup。更幸運的是,這次因為Leonie正好北上到Perth,我還可以搭她的便車回到農場。

    在回到農場以前,Leonie帶著我們回到她位於Perth市郊的娘家拜訪她的父母親。他們是很可愛的一對老夫妻,信仰很虔誠,平常没事就到花園裡照顧花花草草。他們還陪我玩報紙上的Cross Words,或者更正確的來說,是他們負責猜,我負責填。

    Benson家的聖誔節其實蠻安靜的,没有熱鬧的大家族聚會或是又高又大的聖誔樹。雖然並不華麗,但該有的還是都有。在聖誔夜,大家把準備好的禮物放在火爐前(因為没有聖誔樹)。可愛的Jack還準備了一杯啤酒在廚房桌上給聖誔老人,並且特別叮嚀大人們不准碰。雖然我也不知道聖誔老人什麼時候愛喝啤酒了,不過現在這個過於冷酷的年代,還有小孩相信聖誔老人,也真是難得。

    第二天的聖誔節,天氣熱得要命。光坐在陰影裡什麼事都不做,也感覺得到炙陽在身上烤。因此,我們大部份的時間都泡在Dam裡面,或坐在泳圈裡、或直接漂浮在水面上。到了最後,我們乾脆就拿本書到水裡讀,反正就是不離開冰涼涼的水。

    當晚,我們把庭院裡的大桌子搬到草坪上,鋪上漂亮的桌巾,點上蠟蠋,擺上漂亮的碗盤、杯子,整個桌子被佔得滿滿的。最有趣的是,每個人的座位上,都擺上了一個用包裝紙包成像糖果狀的紙捲,把它向兩側一拉,裡面是一頂紙做的小皇冠,還有一張上面寫了你今年必須逹成的目標小紙條。每個人拿到的紙條內容都不同,我的則是自助旅行全歐洲。看來回家的路還有點遠。

kuroshio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7年12月中
   
這裡的工作雖然不多,但也不會特別輕鬆。幾乎樣樣都要用到蠻力,這也是我為何如此佩服
Carrie,這裡目前唯一的一位職員。她和我一樣大,非常的纖細,力氣卻奇大無比。不論是徒手搬運豬隻、剷又重又黏又溼答答的豬飼料、轉水龍頭開關(我就轉不開)、發動四輪驅動摩托車(簡直是惡夢,我試到指關指都擦破了還發不動)或是處理動物屍體,她都能做得又快又好。她真的,只能說,另人敬佩。我試著幫忙,然而我的力氣不夠大、動作不夠粗魯、效率不夠高。然而,我脆弱的手上竟然佈滿裂開的傷口、又硬又粗糙的繭、身上到處是瘀青和擦傷。而她竟然還常常穿著短袖和小熱褲工作,真的很強。

    她也很好心的帶我回家過週末,帶我參觀他們的迷你農場,還讓我騎著她的馬過一過癮。似乎她還比較像是WWOOFing Host

    既然是照顧動物,那麼動物們的大小事你都要義務要管,生老病死你都要面對。

    來到這裡的第一天,我就很幸運的目睹小豬的誔生、以及死亡。有些活不下來的小豬甚至被其他的母豬啃得只剩下一顆頭。生和死,在我面前活生生的上演。

    第二天,一隻上了年紀的羊被狐狸在屁股上咬了一個大洞。我眼睜睜看著那血淋淋的傷口,又眼睜睜看著Carrie戴上手套,悶死這隻不幸的羊(後來才知道其實最快也最仁慈的方法,是扭斷牠的脖子或使用獵槍)。這還没完,接著我們還得把這隻羊搬到拖車上,送到位於農場邊緣的大樹下。我抓著羊的兩隻前腳,看著牠長長的脖子拖過地(從來没注意過一隻羊的脖子怎麼那麼長),再掙扎著把牠搬上車,而那没有生命的脖子,則軟軟的垂在邊緣。

    第三天,是一隻受傷的小豬。由於不太清楚牠到底傷在哪裡,除了把牠分隔開來多加注意之外,我們也不能多做什麼。到最後,小豬還是死掉了。我撫過牠冰冷僵便的屍體,心裡真的感到有些害怕。

    過了幾天,又有動物死掉了,這次是一隻成年的母豬。問題是,一隻兩三百公斤的成豬,兩個女生根本搬不動。於是,我們只好用一條繩子綁住牠的腳,讓牠被我們拖著跑。我坐在摩托車上,一路看著牠被拖過顛頗的路面,冰冷的皮膚都被磨了,真是一場很没有尊嚴的喪禮。到了大樹下的墳場,前幾天的動物屍體已經開始腐化。小豬還算完整,只有眼窩很明顯的成了一個空洞;原本就有一個大傷口的羊就不怎麼好看了,體內器官曝露了出來,散發出難以忍受的腐臭。我真的希望,接下來的幾天動物們都能活得好好的。

    然而,死亡對於一個動物農場來說,似乎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一個養豬場要繼續經營下去,就要用豬仔們的生命來交換。Carrie不定時的會送小豬們到屠仔場去,而聰明的小豬似乎總是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每次都没命的逃、拼命的叫。親眼看著幾天前還被關在籠子裡發抖的小豬,變成眼前裝在紙箱裡的冷凍聖誔烤全豬。不知道懀子手們是否都吃齋信佛。

kuroshio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7年12月中

離開了Fremantle,我往Perth東邊移動,來到位於Northam的農場度過聖誔節前的兩個禮拜。這是個以有機的方式養豬的農場,目前擁有143隻豬、幾匹馬、兩隻驢子、三十幾隻牛、還有不知道多少隻的羊。哦!還有三隻可愛的貓。
在這裡的工作很簡單,就是養豬。餵豬、照顧豬、趕豬、送豬到屠仔場、還有偶爾搭理一下其他的動物。我有非常多自己的時間,真的是”自己的”時間,因為只有我獨自一個人住在農場上。
農場還有另外一間在Perth市中心的房子,因為男主人有全職的工程師工作,四個小孩的學校也都在市區,而女主人又有生意的細節要在市區處理,因此基本上,他們待在農場上的時間少之又少。至於豬,他們就交給別人來管理。所以。這就是所謂的Hobby Farm。
反正,這是個不太對勁的WWOOFing經驗,因為原本應該回饋給你當地生活體驗的主人們不在家,你反而和每天來了又走的雇員比較熟,我個人不太贊同這種方式。

除此之外,農場主人們似乎很不幸的不太會經營事業。首先,他們不懂得如何有效分配工作、有效率的運用人力和時間;似乎總是不按時支薪和付帳。雖然他們自己也知道這樣的方式有問題,卻無法有效的解決難題。諷刺的是,他們花了很多時間開會、檢討,卻没有把時間用在真正的執行上面。我還真的替他們感到有些抱歉。
不過說實在的,我倒是蠻享受自己一個人待在偌大的農場上,過人没有人甘擾的日子。

kuroshio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7年12月初

我的第一個澳洲海灘,是位於Perth西北邊的City Beach。還記得我第一次看見大海的感動。潔白的沙灘襯托著淡藍的海水。帶著太陽眼鏡和一條海灘巾,就僅僅傭懶的躺在沙灘上做日光浴,就夠另人滿足了。現在我總算了解為何外國人喜歡室外、喜歡陽光了。因為乾燥的氣候,讓人不容易流汗。再加上天氣雖然晴朗,但一待在陰影下還是有點寒意,因此坐在陽光下,享受溫暖的陽光,時而拂過的微風,?止一個爽字了得。
外國人們玩水的方式也很不一樣。很多人都是有備而來的,衝浪板、Sea Kayak、Wind Surf,就連小小孩也有自己的Surfing Board。有趣的是,這些外國人們有著一項共通的習慣。像某種儀式,當他們走進海中,到了水深及腰的深度時,便紛紛縱身一躍,整個人潛入海中。當他們再度現身水面時,早已全身溼透了。似乎對他們而言,不真正的在海裡游個幾圈,就不算到過海邊。


另外一種玩水方式,就做Body Surfing。也就是衝浪者一樣,在大浪"破掉"以前,順著浪往岸邊游。不同的是,Body Surfing不用衝浪板,因此不用站到板子上。你可以感覺到浪將你整個人提起來又快速的往岸邊送,真的很有趣。怎麼以前都不知道到了海邊還可以這樣玩。
在Lonely Planet裡,有著這麼一段文字,"在西澳,就連小狗們也有自己的沙灘。"原先以為這又是另外一次的誇張的描述方法,?想到到了Fremantle的South Beach以後,才發現這不是在開玩笑。澳洲有些海灘是禁止遛狗的,不過相反的,也有些沙灘特別歡迎狗主人和他們愛玩水的狗,並且提供免費的塑膠袋供人們清理寵物的糞便。

kuroshio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