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潮的尾巴

目前日期文章:200803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07年11月
 失去後,才會捨不得。他們完全的接納我,讓我進入他們的生活。我感到自己不再只是一個WWOOFer,不再是客人,而是屬於他們的一份子。
首先,Tom,這個令人又愛又恨的暴燥農夫。絕頂聰明,又驕傲無比;風趣幽默,脾氣來得快去得也快。有些憤世嫉俗,雖然自己本身也有些世俗,哈!非常愛講話,但思想深沈,讓人想一聽再聽。公私分明,好惡也分明;心直口快,一有不爽立刻說出來。我相當欣賞、也非常高興自己能夠遇見這個人。
Leonie,一樣相當聰明。說話諷刺,但卻不尖銳。廚藝没話說,雖然動作總是又急又大意(就是有點粗魯的意思)。她相當熱心的教我做麵包、做Apple Cidar、做果醬。我得到她不少的照顧和關懷。

kuroshio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2007年11月

雖然在Bossy Boots的工作真的很辛苦,Tom又常常因為不滿意我們的表現而很暴燥,努力要求自己快速又完美的完成工作讓我真的很緊繃,到了最後身體也有快撐不住的蛛絲馬跡,我卻驚訝的發現,我真的很享受這裡的生活。
習慣了傗天清晨6:20被鬧鐘吵醒,心不甘情不願的爬下床、快速換裝、刷牙、戴隱形眼鏡、匆忙準備早餐,然後再一邊看錶一邊趕在7:00以前把它吞下肚。接著戴上帽子、穿上夾克、套上手套、帶著防蒼蠅的Fly net和水壺,7點整準時向Tom報到。一天就此展開。
通常一大早的工作是最辛苦的。然而此時身體狀況正是顛峰,因此這也是我們效率最高,時間又過得最快的時候。9:30左右的上午茶(Morning Tea or Smoko)休息時間,是澳洲人的習慣。小至私人農場大至銀行都有這早上15分鐘的coffee break。

kuroshio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7年11月中
我住在一個充滿聲音的農場裡。每天早上,先被公雞啼叫的聲音吵醒,不一會兒可以聽見兩個小男孩的吵鬧聲、狗吠聲、人們走動的聲音;有時候,還可以聽到孔雀在鐵皮屋頂上走來走去的聲音。忙碌的一天就此展開。
早餐吃到一半,會聽到Chadd的紅色轎車駛過門口gravel road的聲音。到了田裡,除了腦人蒼蠅在你耳邊死命震翅的嗡嗡聲之外,卻也可以聽到好幾種不知名的小鳥,清脆、婉轉而悅耳。另外還有像小孩捏住鼻子”啊─啊─”叫的烏鴉叫聲。不過最經典的,還是非這種叫做”Laughing Coocabarrah”的鳥莫屬。這奇怪的鳥,會發出一連串像猴子叫一樣的”笑聲”。雖然對西澳來說,來自東澳的Coocabarrah是本地蛇類以鳥類的威脅,我還是很愛聽牠們站在樹梢,”嘲笑”地面上的人們。
從田裡走回屋子的路上,有時會遇見因為被蛇咬而瘸了一條腿的綿羊Hop Along,發出低沈而嘹亮的咩咩聲;遠方的牛群發出悠長的哞─哞─聲;還有雞群和孔雀因我們的靠近而蒼惶奔逃的震翅聲。
一陣風吹過。高聳的大樹、茂盛的野草、豔麗的小花,全都沙沙作響,如排山倒海般一波一波的朝你湧來。我每次都有前方的大樹隨時就要往我頭上倒下來的錯覺。
常常聽見樹叢間的Crickets密集的”嗒嗒嗒嗒”聲。還有一次在田裡驚見一集徘徊在山坡上的袋鼠,Tom朝牠大喊一聲,没想到我一直以為是啞巴的袋鼠,竟然發出了一聲響亮的高吭的鳴叫,清晰的迴盪在山谷間。
當天邊染上了橘紅色,池水邊響起陣陣蛙鳴,直至夜深,伴隨著滿天星光閃爍。在農場裡,再黑暗的夜也不寂寞。

kuroshio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没有錯,我還活得好好的。没有斷手斷腳,没有生病感冒,也没有天天跟澳洲人喝醉發酒瘋。事實上,我的酒量還是一樣差。冷落了更新日記一陣子,没有別的原因,純粹只是因為我太懶惰了而已。五個月來,發生了好多好多事。現在,對於周遭的一切,也都慢慢的習慣了。倒是常常想起你們,想著不知道你們現在在做些什麼。不論如何,希望你們也一切順利。
2007年11月初
    早就聽說農場的工作非常辛苦,但想到可以到澳洲的小鎮上、樹林中、小溪旁、在田裡流汗、耕作,簡直太夢幻了。於是,我打從一開始就想先做WWOOFing (Willing Workers on Organic Farm 以每天的工作交換在農場上的免費食宿和體驗澳洲在地生活的機會)。雖然有些人不懂為什麼要到農場做白工,但我就是想去。

    我選擇了Balingup,一個位於Perth南方兩百多公里的小鎮,人口僅四百多人,但卻有許多各種特色商家聚集在僅約兩百公尺的Main Street上。然而,它還是免不了像澳洲大部份的城鎮一樣,一過了下午四點就成了空盪盪的死城。

    農場的名字是Bossy Boots Organic Farm。有機農場,顧名思義當然就是不使用化學藥劑。從肥料、土壤、水、工具、運輸都要經過檢驗合格。主人TomLeonie以及Tom的媽媽Roz都是和善、熱心、很有其想法的人。

    第一天晚上相當美好。Tom不厭其煩的陪我聊天,談論澳洲歷史、中國歷史、還有澳洲的原住民問題。我愛死了這些話題。但第二天早上,真正的工作就開始了。

kuroshio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