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潮的尾巴

目前日期文章:200707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因為黑潮的課,第一次不是透過文字,而能親耳聽著老廖用他溫文緩慢的語調細細講述花蓮的海濱與漁業。

當天的踏查是從三棧溪出海口,沿著礫石海灘,走到鄰近立霧溪出海口附近,叫順安的村子。礫石灘上停著的膠筏於是都叫「順安n號」。老廖因此解說起「膠筏」,以及花蓮沿海因為缺乏適當港灣地形,所以發展出來的特有的「搶灘漁業」。

他說,膠筏搶灘非常困難,必須看準時機,攀上一波浪,否則下一波浪就會把船身打橫,並且翻覆,那才收上來的一船魚貨就又放洋了。一邊聽著,腦海裡就一邊回憶起七星潭定置漁場收魚的景象。很喜歡去七星潭看定置漁場收魚,前年開始,就常常利用清晨上班前去七星潭看收魚。收上岸,再擠到零售魚販中間,假裝自己是個魚販,偷一點他們搶標時的生猛活絡。那是我的晨操,再去上班特別有精神。

印象最深刻的是某個春日的清晨,春天裡日夜溫差大,所以魚販們將車子面對著大海停成一排,每個人都窩在駕駛座上等待。我便也將車子插在隊伍裡,跟他們一起盯著面前灰藍色的海面。天色陰鬱,跟海色一樣,彷彿空氣是透明的藍色。一整片藍色的風景裡,一點一點紅色的星火好像劃破冬夜的火柴,溫暖著魚販們的等待。沈默的煙和表情背後,他們在想些什麼呢?盤算今天會有什麼魚?希望著今天標到的魚都能賣出去?還是結束一天的擺攤之後回家的晚餐?那細小的星火似乎也溫暖著我的想像,那一瞬,真想大聲問鄰車的阿伯:「阿伯,借跟煙好嗎?」

「那都是非常有經驗的漁人」,老廖說。搶灘登陸得要很精確估算浪的波相與時間,所以常常見到膠筏收了魚之後在海上來來回回繞,那就是在抓適合的浪的時機跟上。而每個不同位置的人都要精準配合,掌船的、拋繩的、接繩的。「可是那是每天早午都要來一次的啊」我驚嘆道,老廖肯定的點點頭「是啊,那是很厲害的。」

台灣的海洋政策:只要出海,海巡就要到場監督登記



這種膠筏可是台灣的特產喔,別的國家沒有。




通常,看完收魚,就會想要拎一尾新鮮的魚晚上回家煮來吃。所以我在花蓮的生活,如果要吃魚就來定置漁場買;七八月定置漁場休息就去花蓮港魚市,鮮少會在菜市場買魚。只是沒想到老廖聽我這麼說,竟然問我:「你是花蓮人嗎?」





kuroshio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崇德的行程結束後,林大哥帶我們去吃冰,那家冰店好像叫做佳興冰果室,裡面的檸檬汁超級好喝!!而且重點是,冰店的隔壁就是新城照相館,也就是盛夏光年的場景之一。我看到時超興奮,因為我根本沒想到是再這裡,會在這裡遇到,所以新城照相館就謀殺了不少我的底片XD。

照相館有130年的歷史了,很面很古老,但是很有風味,舊時的照相器材都還陳列在裡面,裡面有個老太太,很和藹,很會聊天,一個人住在那裡,可是我不會講台語,沒辦法跟他溝通,好可惜 Q_Q

kuroshio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黑潮的暑期行程中,一個是要從三棧溪沿著海岸走到立霧溪口,沿路上看到了不少被衝上岸的海洋生物,還有花蓮的地形、漁民捕魚方式等等的。其中我發現了這隻河豚,剛被衝上岸,身體還漲漲的,很可愛^^

kuroshio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